36小说网 > 女频小说 > 还潮 > 第7章
    俩人坐在苗嘉颜床边,谁也不看谁,相对无言。

    苗嘉颜头发还滴滴答答往下滴溜水,刚穿的短袖没一会儿后背就让头发弄湿了。然而陈潮坐在这儿,他头一次来自己房间串门,苗嘉颜也不好干别的去,只能这么干巴巴地陪着。

    “你是男孩儿你不说?”陈潮突然问。

    苗嘉颜轻轻地转头看他:“我以为你知道,你也……没问。”

    陈潮:“我问这干什么?”

    苗嘉颜心想那我说这干什么啊。但他嘴上没敢说。

    陈潮觉得这事简直莫名其妙,说:“算了。”

    他站起来,苗嘉颜也跟着站起来,陈潮又回头问:“你留这么长头发干什么?”

    苗嘉颜下意识摸摸自己头发,摸了一手水,抿了抿嘴唇,小声说:“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也喜欢穿裙子,是吧?”陈潮又问。

    苗嘉颜更轻地点了点头,说“喜欢”。

    陈潮没什么说的了,只能点头表示知道了。他看见苗嘉颜耳朵下面连着下颌骨的位置红了一片,没多问,说:“你跟我走吧,别在家待着了。”

    苗嘉颜抬头看看他,说“好”。

    俩人一前一后地从苗家出来,陈潮领着苗嘉颜回了自己家院子。爷爷正在院子里收拾渔网,丝线乱糟糟地团成一坨,得把它们尽量捋开晾干。

    渔网上面还挂着些已经死掉了的小鱼小虾,和成串的不丁点儿大的海虹海蛎子。

    苗嘉颜主动过去帮忙,很熟练地抻起渔网的一角,摘下上面的小海蛎子扔进旁边的垃圾盆里。

    陈潮碰不了这东西,他都没法走近,闻不了那腥味儿。

    “苗儿,今天在爷爷家待着,晚上爷爷给蒸鱼吃。”陈爷爷跟苗嘉颜说。

    苗嘉颜笑着点头,他明明不胖,可一笑起来就能看见点双下壳。以前陈潮总觉得这小姑娘笑的时候有点憨,现在想想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憨。

    陈潮坐在一边墙根儿的小花坛边,看着他爷和苗嘉颜抻渔网,天热,苗嘉颜的头发已经晒得快干了。

    “昨天打到很多鱼吗?”苗嘉颜问。

    “不太多,”陈爷爷坐着个小板凳,悠闲地和苗嘉颜说话,“打到两条大黄花,还挺好。”

    苗嘉颜又问:“昨天海上下雨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下了点儿,没起风。”

    苗嘉颜能就着打鱼的话题跟陈爷爷一直聊,看得出来他时常这么帮着收拾渔网。后来头发彻底干了,苗嘉颜用手腕上戴着的黑色小皮筋把头发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从刚才知道了苗嘉颜的性别,到现在陈潮还不太适应,看着苗嘉颜总有种错乱感,印象里还觉得这是个女孩儿。

    这种错乱感使得陈潮时而盯着苗嘉颜看一会儿,搞得原本很坦然的苗嘉颜被他盯得都不太自在了。

    傍晚天不热了,苗嘉颜又把头发放开了,揉了揉刚才绑头发的位置,让头发能顺一点地散下来。他动作极熟练,黑皮筋又戴回了手腕上。本来每天都在做的事情,陈潮平时也没像这么看过他。

    “你老看我干什么……”苗嘉颜都让他给看虚了,拽了下自己手腕的皮筋,再看它轻轻弹回去。

    陈潮问:“你热不热?”

    苗嘉颜说“不热啊”,想了下才“啊”了声,说:“你问头发吗?”

    陈潮说“嗯”。

    “热就绑起来,”苗嘉颜说话声音很小,可能也有点不好意思了,“我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苗嘉颜说起这个的时候没那么轻松,不像他平时说话那么利索,声音又小语速又慢。

    陈潮没再接着问,苗嘉颜就低着头溜溜达达地去厨房帮陈奶奶洗菜。

    走到厨房门口的时候还悄悄回头看了陈潮一眼,陈潮没在看他了。苗嘉颜摸摸自己头发,嘴唇抿起来,表情看着有点执拗,也像是有点难过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苗儿?”陈奶奶正在切葱花,问他。

    苗嘉颜“哎”了声答应,回过头迈进来,问还有什么没弄的。

    “你帮奶奶把豆角掐了。”陈奶奶指指旁边的袋子,和他说。

    “来了,”苗嘉颜走过来蹲下,“马上就好。”

    苗嘉颜在陈家待了一整天没回去,直到天黑。他也不跟着陈潮,这个地方他比陈潮待得自在。小时候苗爷爷苗奶奶去地里干活都不在家,就把他放在陈奶奶这儿,甚至晚上都直接睡在这儿。

    所以苗嘉颜在陈家算不上小客人,他熟悉得很。陈潮上楼画画他就自己在楼下跟陈奶奶聊天,陈奶奶问他困不困,要不要在这儿睡。

    “不了,”苗嘉颜摇摇头,“那样我爸会更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他,反正他待不了两天就走了。”陈奶奶说。

    苗嘉颜还是说:“不了,不惹他生气。”

    陈奶奶摸摸他的头,怜爱地看着他。周围的这些邻居们都是看着他长大的,小苗儿又听话又懂事,只是爸妈都不疼他。

    以往每次苗建管孩子苗奶奶只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